张家界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单机 > 正文内容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《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》 正文 第二千零七十三章 永远养不熟的白眼狼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张家界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那天君临并没看过她一眼,是商好佳自己凑过去打招呼的。

    甚至还差点被他叫人赶走了,不过最后还是她脸皮比较厚,让君临再次找了她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次之后,似乎后面的就很顺其自然了。

    她没再提让他写鸳鸯两个字,尽管她很想,可她不想再承受失去的那种绝望感觉了,所以她不敢要,并且要不起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是这么认为的,她爱君临,而君临不爱她。

    这种认为并没有什么错,毕竟她很拧得清自己的地位,她配不上君临。

    所以她都是小心翼翼的喜欢着,他有什么要求她都会去满足,会为他做饭,哪怕一开始很多都不懂,但她一直在努力的学。

    她想,她只要这么默默的爱着就好,不会去贪图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,也是她对爱情的一种自我放弃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她已经自我厌恶到了极点,回到老家去躲了一段时间,那段时间里她努力让自己想清楚这一切,似乎也想清楚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顾校长那边还需要药物去维持,她没有过多休息的时间,她还得回来挣钱。

    所以她又回到了宁城,甚至已经打定主意和君临一辈子不再相见了,谁知道最后还是会交织在一起呢?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命运的捉弄吧,就像顾校长和许老师一样,被命运狠狠的捉弄了一把,到头来却不能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不过顾校长说他并不觉得遗憾,因为他一直在这个地方陪着她,哪怕不能见到她,可他感觉到她一直在,从未离开过。

    顾校长的这种爱情观一直影响着她,以至于在她和君临的这段感情里,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回想起这些往事,商好佳已经泪流满脸,她从来没想过,在这样的一段故事里,君临 也是爱着自己的,而并非自己所想的那样,他不爱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让商好佳彻底的慌了,她不知道该怎么去继续,所有的思绪在这一刻都混乱了。

   婴儿癫痫早期症状是什么样的? 她需要好好的整理整理,才能消化这些东西,就像当初逃离宁城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晚君临没去打扰她,因为清楚的知道自己得给她时间让她去接受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他去敲了商好佳的房门,“我去上班了,今晚我会早点回来,你想做饭就做,不想做饭我带你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房门内特别安静,商好佳并没回答她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就传来了他下楼的脚步声,和外面车子离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商好佳看着被风带动的窗帘,像是自己的心一样,在随风飘动着。

    君临爱她,这个答案自然让她欣喜。

    可是欣喜过后要面对的是现实,她商好佳,一无是处,还是个未婚妈妈,甚至出身夜场,有什么资格被君临这么爱着呢?

    他的身边适合更好的女人,或者像心念姐这样大家千金。

    叶非涯打电话来的时候,她还没下楼,看着那名字,她似乎动了一下,随后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商好佳,我都到公司了,你人呢?不是让你今天来公司一趟的吗!”叶非涯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叶非涯……”

    叶非涯又一次听到了这种声音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静下来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果然,商好佳又一次开了口,“帮我个忙吧。”

    叶非涯的右眼开始跳了起来,跳得他心烦意乱的,“商好佳,你每次总给我找事儿呢!我才刚回宁城,你又给我找事了啊,真不想理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这也只是嘴上说说,商好佳知道他会答应,而每次答应的时候,叶非涯都会不满的说一句,“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!”

    其实一整天,君临的心都是悬着的,总不安宁。

    开会的时候也走神,弄得封司礼都关心了一下,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摇头说没事,可实际上却清楚的知道,这件事情很严重。

    在商好佳的这件事情上,他从来都是畏手畏脚的,怕她生气,怕她受伤,信阳市癫痫病医院专家在线怕她离开,也怕她委屈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做什么都有些顾虑,不像在商场上那么随意,自然也不能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周越还埋汰他,说商好佳这个女人其实也没什么特色啊,怎么就让你这么念念不忘,把君临这尊大神拉下神坛了?

    君临自己都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,就像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会喜欢商好佳一样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她那双眼睛里的固执,或者是她追着自己时的那种脸厚程度,更或者……是她掩藏在眼底的悲伤吧。

    他曾经在她让自己写下鸳鸯二字时,看到过那眼底的悲伤,特别浓厚,一点都不像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深度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他看到了她眼底的沧桑,那种沧桑感明明应该出现在四五十岁甚至更老的人身上才对,可她就是有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最特别的地方,他就这么被吸引了,所以他想看懂商好佳这本书,可看到现在他发现还是没能看透。

    “君临,我看你还是回办公室去休息吧。”封司礼最后看不下去,还是催促他回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很安静,只有他一个人,也更能够让他去想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心里的不安感渐渐扩大,像是在督促着他一样。

    君临突然转身,拿起桌上的手机取了外套就离开了办公室,一路上急切的开着车想赶紧回到家。

    君临是第一次有那种想飞奔回去的心情,甚至车子都没停好就下了车往屋子里冲去。

    他想当着她面告诉她,他爱她!

    不管她经历过什么,也不管她介意什么,对他来说都不重要,他只爱她,所以希望她能留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他会爱商小佳,像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爱他。

    他想和商好佳过一辈子!

    这就是他最直接最简单的想法!

    门开了,君临急切的在房间里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,可大厅里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君临大声的叫了一下,“商好佳。”
嘉峪关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>     房子里安安静静的,并没有人回答他。

    厨娘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有些紧张的说道,“先生,商小姐走啦。”

    君临整个一愣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走了,回家了。”厨娘都有些害怕了,特别是君临此时的表情,太吓人了,吓得她瑟瑟缩缩的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君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谁狠狠的摔在地上一样,痛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很好啊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在她明白自己心意的时候,在他想对她说明白一切的时候,她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商好佳,你就是个白眼狼!

    永远都养不熟的白眼狼!

    一种深深的挫败让君临倍受打击,他一脸丧气的坐在沙发上,感受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。

    似乎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,像是失去了人生目标一样让人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厨娘躲在厨房里好一会儿,最后还是小心的出来叫了叫他,“君先生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不好,一点都不好!

    可他却只能面无表情的说道,“我还好。”

    至少死不了,如果死了多好,可能就不会这么难过了。

    “商小姐可能就是出去散散心,你别太紧张。”厨娘试着安慰他,“不过来接他的,好像是商小姐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她的朋友很少,会有谁来接她呢?

    君临刚这么一想,脑子里就蹦出一个人来,急忙问道,“是不是姓叶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我听到商小姐叫他叶非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君临一下子就明白了,那一瞬间,他被怒火包围,失去理智的拿着外套出门了。

    那表情把厨娘都吓到了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。

 &nb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sp;  君临直接开着车到了叶非涯的住所,很猛的按着门铃,管家见是君临,就急忙进去通报叶非涯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又跑出来开门,君临一进去就直接往里面冲,一边走一边叫道,“叶非涯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叶非涯此时正坐在群芳之中,吃着女佣们喂到嘴边的葡萄,要多惬意有多惬意,丝毫不被君临的怒意所影响。

    声音刚落,君临人已经到大厅了,见到坐在沙发上被一群女人围着的叶非涯,彻底的被激起了愤怒,直接过来一把抓起了他。

    女佣们被吓得尖叫起来,而君临很不客气的往他脸上揍了上去。

    叶非涯心里顿时一万个卧槽!

    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又他妈被打?!

    叶非涯揩干嘴角的血,起身很不客气的回敬了君临一拳,打完还不忘骂一句,“君临你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“把她交出来!”君临冷着一张俊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交谁?”叶非涯偏不正面回应。

    “商好佳!”君临咬着牙说出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叶非涯就呵呵了,很不爽的说道,“你凭什么肯定她在我这儿?你又凭什么来找我要人?”

    “是你接走了她。”君临下颚咬得很紧,一字一顿的强调道,“家里人告诉我说她回家了,并且是你接走了她!”

    叶非涯这下是真要呵呵大笑了,“你还真是被商好佳给同化了变得这么蠢!你什么时候见她把我这里当成她家过?她要真把这里当家,会被你三言两语忽悠走?我拜托你好好的想象,她会去哪里!请你不要来问我要人ok?我这里不是弃妇收容所!”

    一听到他说弃妇两个字,君临挥着拳头又要打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很不雅观的扭打起来了,君临说,“我从没抛弃过她,是她自己要走的!”

    “她要走你就不会留啊?我要是你,绑也把她绑住!”叶非涯没好气的回敬。

    (1更)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mwycl.com  张家界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