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界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明星 > 正文内容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八六二 刀枪相向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张家界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冷磊那边留下殿后的两个青年,在倒下一个之后,剩下的那个人压力骤增,被博博他们压的根本抬不起头,直接蹲在了霸道后面,但是我跑过去的这个方向,跟他之间是没有任何遮挡物的,所以他蹲在车后面,一眼就看见了我,同时举起了手里的私改猎。

    ‘砰!’

    青年抬枪的一瞬间,我身后的方向,一声枪响猛然回荡,随后前面那个青年一捂肚子,‘咕咚’一声栽倒在地,看见青年倒下,我连头都没回,继续向冷磊的方向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‘砰!’

    就在我刚刚跑过霸道的时候,身后再次响枪,一回头,那个刚刚倒地的青年,右臂有一个很大的弹洞,私改猎脱手飞到了一边,看见他举枪的样子,我吓的一身汗,如果杨涛这枪没打中,我后背都得被他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我转身,在地上扫了一眼,那两个青年的枪都丢在一边,其中一个已经空膛了,捡起另一把看了看,枪栓那里也被血浸透了,看见地上的枪都报废了,我一咬牙,攥着刀向冷磊消失的方向追去,这时候,博博他们已经追出去了好远,很快消失在了一片平房居民区内。

    我继续向前走了几步之后,很快路过了那台翻车的gl8旁边,连续的翻滚之下,gl8的车身已经严重变形,都快看不出是一台车的形状了,驾驶室的位置,一个青年身上系着安全带,脖子被碎玻璃划了一下,已经露出了里面的喉结,看起来特别的恶心,gl8旁边,老七也不知是怎么弄得,身体已经被甩到了车外,他本就被阿虎砍了一刀的手臂,已经沿着刀口断裂,下面的半截胳膊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,伤口的断茬处皮肤苍白,已经没有血液淌出,已经流干了,老七双目微睁,双瞳毫无神彩的涣散,也许是因为失血太多的缘故,他的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一样,看着就感觉瘆人,我俯下身,用手指在老七的脖子上探了一下,触感像是摸在了一块刚刚出冷库的冰上,凉的吓人,根本没有一丝脉搏。

    从我乐山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当年跟田疯子混在一起的时候,张仕嘉就跟我一直不对付,时时找我的别扭,处处添我的麻烦,那时候,我心里最大的愿望,就是他能吃饭噎死,喝水呛死,走路被车撞死,总之不管怎么样吧,我就是希望他死了,因为这个傻逼,是真他妈的招人烦,虽然心里的怨念很深,也有过恶毒的诅咒,但那个时候的我,是真的没想过有一天,张仕嘉真的会死掉,时隔四年多,张仕嘉终于死了,还死在了我面前,可我心里,却没有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我站在张仕嘉的尸体前,沉默数秒后,微微叹了口气,掏出口袋里的烟点燃了一支,摆在了他身边,随后半蹲在地上,伸手,想帮他闭上眼睛,可抚了两次,张仕嘉的眼睛依旧睁着,似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平凡。

    惨白的月光下,我看着张仕嘉涣散的瞳孔,嗓音沙哑的开口:“我听说,你在上学的时候,学习成绩特别好,尤其是英语,属于整个年级组的尖子生……人这一辈子,出人头地的方式那么多,你偏偏选择了这条不归路,我真的想不明白,像你这种人,怎么就不好好学习,反而会离开学校,跟冷磊混在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‘呼啦!’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将张仕嘉苍白的脸颊上覆盖了一层薄沙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眼睛你不想闭上,那就睁着吧。”我扶着膝盖,缓缓站起了身:“如果还有来生,如果还有机会,真的,做个好人吧,也希望你我再相见,你别再找我的麻烦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我站起身,转身向冷磊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因为腿上有伤,所以行进的速度很慢,等我追到巷子入口的时候,里面除了几户人家的狗在狂吠不止,已经没有了其他动静,但我还是攥着尖刀,迈步进了巷子,开始搜索冷磊的踪迹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的位置,是龙城老区的一个糖厂家属院,这个糖厂,早些年属于国营企业,所以规模很大,巅峰时期,员工上千人,所以这片住宅虽然叫做家属院,但规模比一个村子还大,虽然糖厂早就不复中医治疗癫痫存在了,但家属院却始终住着当年的糖厂老职工,因为糖厂是国营单位,所以这一带的房子规划的很工程,横平竖直的,横纵交错的巷子加起来,得有数百条之多。

    一头扎进糖厂家属院后,我也没有明确的目标,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瞎转悠,感受着身上四处传来的痛感,我心里也真的有些慌,毕竟冷磊他们那边还有两个人,两把枪,而我手里只有一把刀,如果冷磊躲在哪里,抽冷子给我一枪,我可能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,饶是如此,我也没想过走,因为我在阿振的坟头承诺过,会给他一个交代,我跟冷磊斗了这么久,今天晚上,是他最狼狈的一次,也是我们抓住他的几率最大的一次,我想抓住冷磊,不仅是因为他做过的那些龌龊事,也是为了我自己。

    我迎着月光,连续翻找了两条巷子,都没有发现冷磊的踪迹,不觉间有些烦躁,因为这个家属院的路,实在是太四通八达了,而且冷磊身上也没有伤,这时候,可能早就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‘吭!’

    我这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阵私改猎的枪声,在远处的巷子中回荡开来,紧跟着,便是手枪‘砰!砰!’的两声回应。

    听见枪声泛起,我愣了一下,随后拖着伤腿,快速向那边赶去。

    自从第一声枪响开始,那个方向就开始不断地响枪,我沿着枪声走了差不多两分多钟,枪声又戛然而止,夜幕陷入平静后,我本能驻足,因为刚才的枪声,已经明显是博博和冷磊遭遇了,此刻枪声消失,必然意味着,他们双方,有一伙人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博博,你他妈千万别出事,你要是出事了,今天我真的没法跟明杰交代!”我暗自嘀咕了一句后,随即加快速度,再次向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‘踏踏!’

    我沿着小巷走了差不多五十米后,刚转过一个拐角,前面也跟着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一抬头,正跟迎面走来的冷磊四目相对,随后二人均是一愣贵阳癫痫病哪里治的最好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

    “你妈b!”

    等我和冷磊反应过来以后,二人极为默契的一声喝骂,随后冷磊举起手枪,直接指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看见你出面救老七,我原以为你是个有血性的人,现在看来,你终究还是那个小人。”面对冷磊的枪口,我脸上写满了鄙夷:“刚才的枪声,又是你让身边的人留下,替你当炮灰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”冷磊再次喝骂一句,随后看了看我手里攥着的刀,作势打算扣动扳机:“韩飞,今天遇见我,算你时运不济!”

    “张仕嘉死了!”我看着冷磊,突兀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冷磊攥着枪的手,猛然颤抖了一下:“你他妈撒谎!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个场合,你感觉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冷磊:“我已经确认过了,老七确实死了,而且,死不瞑目,连眼睛都没闭上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……”这句艹你妈,是我认识冷磊这么多年来,从他嘴里骂出的,最没有气势的一句脏话,也是我第一次听见冷磊骂人的时候,声音颤抖的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,你的良心都被狼掏了,原来你也有伤心的时候。”看见冷磊的模样,我感觉特别解恨:“我很好奇,张仕嘉死了以后,这个世界上,还有没有那么无条件信任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七死在你们手里,你得给他偿命!!”冷磊一句话喊完,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我偿命?!难道你就不需要偿命吗?!”我也声音很大的嘶吼了一句:“扈潍死的时候,你想过阿虎吗?!王振死的时候,你想过我吗?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”冷磊手枪微抬,瞬间瞄准癫痫病治疗哪里医院好了我的头部,在他抬手的一瞬间,我攥着卡簧刀,一步跃起。

    ‘砰!’

    枪声传进我耳朵里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刚刚向前迈了一步,便被巨大的冲力推了回来,随后便踉跄着仰面倒地,后脑‘咚’的一声砸在了地上,感觉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左肩部位传来的灼痛感,让我几近昏厥。

    “老七跟了我那么多年,你们杀他干什么?啊?!!你们杀他干什么!!!”冷磊一枪将我放倒后,快速窜上来,单膝压着我的前胸,把枪口抵在了我头上:“艹你妈!下去见到老七,你给跪着给他赔罪!”

    “你吹牛b!”我咬牙喝骂一声,攥着卡簧刀,对着冷磊身上,胡乱的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咔!’

    冷磊扣动扳机后,手枪的套.筒撅了起来,泛起空响。

    ‘噗嗤!’

    我手里的卡簧刀往前一送,扎在了冷磊压在我胸前的小腿上,直接捅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冷磊挨了我一刀后,咬着牙,对着我头上就是一枪.托,把我砸的一个仰身,后脑再次触地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冷磊一击得手,手里的枪把子再次扬起,随后雨点般的向我头上砸了下来,宛若铁锤。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我躺在地上,硬扛了四五下重击,然后猛地一抽刀,对着冷磊的脖子就划了上去。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mwycl.com  张家界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