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界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心情排行 > 正文内容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 分明是助纣为孽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张家界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那份围绕在梁尘心中的感动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出来的,她唯一能做的,唯一可以给予反应的,唯一能给予的,便是吻住他,深深的吻住他。

    所有千言万语,都融化在这个深吻中。

    当然,严以惊也很喜欢这样的反馈方式,他已圆满。

    半决赛后,梁尘和其他十九位选手晋级前二十名,在主办方的官网上,也开通了投票的方式给选手们加油。

    而首当其中的,自然是梁尘,她以绝对优势的票数高居第一,票数甚至是第二名的三倍。

    这是天使之路创办以来,第一次出现这么大落差的票数。

    而各大视频平台上关于梁尘的剪接视频也是满天飞,包括那些记者采访裁判的时候,询问的也都是梁尘。

    导师们对梁尘的评价自然是很高,毕竟他们也很欣赏梁尘。

    人一红,是非也就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甚至把梁尘八年前参加天使之路的视频都找了出来,当时的梁尘,就以惊艳之姿色人选半决赛。

    当时支持她的人也是很多,只不过在决赛前,她突然退赛了,还导致不少粉丝颇为失望。

    现在梁尘再度出现,且又是这么优异的成绩,也是几多欢喜几多忧。

    比较起来,大家更好奇她当年为何退赛。

    记者们蜂拥的想要采访梁尘,无奈都被彭锦瑟给挡住了,所以这些纷纷扰扰便没有打扰到在家休养的梁尘。

    杨起给她检查脚部恢复的时候,便想起网络上的一片好奇,再看看她现在的淡然,只能无奈摇头了。

    她现下的一片安宁,是严以惊为她建造的,不然指不定她会被烦恼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杨医生,我的脚怎么样了?”梁尘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恢癫痫病现在应该怎么治疗呢?复得不错,你别过于担心。”杨起收拾起器具并说道,“距离决赛还有一周时间,你不用这么紧张,该放松的时候还是要放松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杨医生。”梁尘由衷感激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谢的,是严以惊,而不是我。”杨起表示。

    梁尘听闻后,只是羞涩的笑了笑,然后便去找严以惊了。

    杨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然后懊恼的拍了拍自己,“我这分明是助纣为孽啊!”

    严以惊那个大猪蹄子,早就算计好了一切,连梁尘未来怎么走他都设计好了,还需要你自己多嘴什么啊!

    到是梁尘,那么信任严以惊……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啊。

    对严以惊来说,梁尘休息的时间都是自己的,他们能有更多的时间去相处。

    他总会在工作中抬头看向她,她便回以温柔的眼神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刻,严以惊便觉得自己做这一切都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就这么看着她一辈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邵尧来汇报新地开发的情况,自从严以惊购入了汪凤莹手中的那块地之后,一拿到批文便开始紧密锣鼓的开工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严以惊驻留在这里的重点工作,邵尧进来的时候见梁尘在,便没有提及。

    到是梁尘自己主动起身和严以惊打了招呼出了房间,去给他磨咖啡了。

    书房里,邵尧说道,“新地开放很顺利,不过施工现场有新的发现,具体情况,如果可以的话,还是严少亲自去看比较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准备一下,一会就去。”

    梁尘端着咖啡进来,听到他要出去,便主动帮他拿来了外套说道,“你小心些,大概什么时候回来,我做好晚饭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厨师吗?你的脚刚好一点,就别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做一点饭癫痫的早期特征菜,根本不会怎么样,你也别太紧张我了。”梁尘给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,又梳理平整后才说道,“而且我总要找点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严以惊抵不住她这攻势,只好点头了。

    邵尧是真不知道这天天腻在一起的两人,哪里来的那么多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每次严少出门,或者太太出门,两人总要交代来交代去的,让他一干人等是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他们是单身狗吧。

    送走了严以惊,梁尘正打算去厨房做饭呢,就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一个她并不想接到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梁文海打来的,因为先前曾联系过,后来梁尘把他的号码屏蔽了,他却用别的号码联系梁尘。

    一接起听到是梁文海的声音,梁尘就想挂断的。

    梁文海急急的打断了她,“小尘,你别着急挂电话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知道,以后也别再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梁文海急了,一听她又要挂断电话,火速的说了一句,“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妈妈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成功的让梁尘顿住。

    她深知梁文海这人多善于说谎,可是……可是他从没提及过自己的生母。

    这二十多年来,他都鲜少提及。

    以前梁尘还小,不懂事的时候问他,他总是面色沉沉。

    在后来,他就严令梁尘不许再提了,哪怕汪凤莹母女吵架的时候提,他都会厉色的痛骂两人一番。

    所以,梁尘没有挂断电话,顿了顿才问道,“你说什么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什么意思。”梁文海没有多说,“如果你想知道的话,你就带我去见杨婆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见杨婆婆?她和我妈又有什么关新生儿癫痫的症状系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在电话里也解释不清楚,你出来见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梁文海这一次算是成功的勾起梁尘的心思了,她没有迟疑的答应了他,挂了电话后,她便换了衣服出门了。

    虽然上一次出去,严以惊似乎不太满意,但也没有对她特别的看管过,该给她的自由,她都给了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现在自己的知名度,梁尘还是低调出行,自己开了车出去。

    接到了梁文海,梁尘没有停留,直接开车继续往前,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道,“你刚刚在电话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之所以这么想找到杨婆婆,就是因为她曾经和你妈妈的关系十分密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之前怎么没提过!”梁尘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梁文海解释道,“虽然是杨婆婆救了你,可我从没见过她,要不是上次在医院见到,我可能都快想不起来这个人了,而且这么多年了,她的面容发生了很多的变化,一时间没有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梁尘似乎不太接受。

    梁文海自然也知道,又继续说道,“你不是问我,我为什么要拿走她的戒指吗?我就是从那枚戒指才辨认出她的身份来的,后来我带走她,也是想问她你妈妈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“去处?”这话让梁尘猛的刹了车。

    梁文海整个人狠狠的倾斜了一下,然后看向她。

    梁尘没给他质问的机会就直接问道,“你不是说我妈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骗你的。”梁文海心虚的说道,“我怕你多问,便只好编造了这么个谎言,其实……你妈妈当年是失踪了,并非去世。”

    梁尘从没想到,父亲会编造出这么大的一个谎言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,有愤怒,也有希望。

    愤怒于父亲的欺骗,希望于母亲还活着。

   衡水癫痫病要治疗多久 她深呼吸好几口,才算缓和过来,然后问道,“那她……是怎么失踪的?为什么这么多年了,没见你找过她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找,一直都在找,从来没有放弃过。”梁文海信誓旦旦的说道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要保住远梁吗?就是因为她失踪的地方就是这里,我希望她回来的时候,这里的一切都还没有变!我怕她迷路!”

    梁尘看着这个信誓旦旦的男人,一时间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她不知是该相信,还是不相信……

    “是,我当初的确是骗了你,让你受了那么大的伤害,可我这么做也是逼于无奈,我想保住远梁,这就是我的目的,哪怕你说我没有经商的头脑,认为远梁卖掉远比在我手中要好,可我还是固执的留在手里,根本原因就只有这么一点,连你小妈都不知道,不管她怎么跟我闹,怎么跟我吵,我也要坚持这一点,只是因为我想找到她。”梁文海眼中涌动着阵阵湿意。

    梁尘强迫自己收回视线不去看她,冷静下来后问道,“这些是真是假我不清楚,我只想知道,杨婆婆和我妈,又是怎么样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救下你妈妈的时候,身边并没有杨婆婆这么个人,但你妈妈醒来后一直在找她,说她是和自己一起来的,而且是照顾她长大的人,我帮着找了两年多的时间,可算找到了她,只是我还没来得及见到她,你妈妈就失踪了,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,我当时伤心至极,便没有去细问过,而杨婆婆后来又不见了,我以为她是和你妈妈一起不见的,谁知道她还在凤凰,还成了你的救命恩人……如果不是那枚戒指,我可能也认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戒指……”梁尘喃喃的说着。

    梁文海肯定的说道,“那戒指上面的纹路和样式,以及镶嵌的宝石,都和你妈妈当年给我的那一枚戒指十分相似,所以我才确定她就是和你妈妈一起来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前几次为什么没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还不确定啊,我不知道是不是,我怕只是我的猜测,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停止寻找过你母亲,只是你们不知道,因为我怕你小妈知道了会和我闹,我才隐瞒的,还有我和你小妈结婚,也只是权宜之计,因为这块地是汪家的,我为了拿到这块地,才和她结婚的……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mwycl.com  张家界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